听风_今天吸兔了吗

来人跟我一起吸兔啊!!!!!!!

老意这个造型还挺好看,但我舍不得他以前的高发髻

“你是我的师兄吗”
“不是,谢谢”
——刀剑春秋 完——

没想到画的最好的是春秋阕_(:з」∠)_

就一张图
意绮是我站过的最热的坑,好了我要去冷坑玩了。

意山/意沐 (二)小妖精大战老干部!

  瞎写,只为博君一笑

  “既然你想摸,那就摸个够?或者让我摸个够也行”。手慢慢滑向意琦行衣襟,在他抽身之际迅速抓了上去,受伤的身躯本就没什么力气,被力度一带直接倒在了一个精壮的身躯上。
  山鬼嘿嘿一笑,勾住意琦行脖子,顺势往下摸了两把。“想不到你看起来挺胖,只是穿的厚啊”
意琦行哭笑不得的把山鬼从身上扒了下去,“好友,我想你需要休息”。
  “白毛的,你敢走,我就屠尽周围村庄”山鬼仿佛忘了自己还受着伤,亮起獠牙一阵威胁。手脚并用再次攀上意琦行这座高峰。
  “哦?”意琦行看了看眼前的山鬼,手无缚鸡之力却要硬装的很凶。原来百岫嶙峋和山鬼并不是完全没有共同之处啊,都爱逞强。
  意琦行心思一转,任凭被山鬼扒着,走出房外。
  今日的叫唤渊薮依旧空旷冷清,不时有寒风吹过。
  “白毛的,你要带我去哪?看我太无聊出去玩吗?不是我说你这个地方太冷清了吧,啥都没有,哪像我的萧山………啊!啊!!啊!!!你要干嘛!!!!”
  意琦行走到崖边,向下望去只见云雾缭绕一片迷茫。山鬼回头看了一眼,屁股甚至能感觉到崖下吹来的寒风,吓得抱紧了意琦行的脖子,他的功体被抑,掉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啊。
  “那个…兄弟…”
  “老大…能不能…”
  “爸爸!!!放我回去吧!!!”
  意琦行正了正色:“还要屠尽我这里的村庄吗?”
  山鬼瘪了瘪嘴小声逼逼:“这里有个屁的村庄”
  “嗯?”
  “我是说再也不敢了!”
  “还听话吗?”
  “嗯!”山鬼狠狠的点了点头。
  回去的路上这只暴戾的小鹿乖的让意琦行以为是沐灵山回来了。看过去却还是那副红艳艳勾人的面容。好友,你还不醒来吗。
  是夜
  意琦行专心打坐,屋内的山鬼却显得焦躁不安,愈发滚烫的身体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意识,怎么…回事?
  第二回合,山萌萌,败

意山/意沐(一)小妖精大战老干部!

  自割腿肉,只为博君一笑

  “小心!”强大的攻击袭来,妖物借此瞬间逃离。
沐灵山受伤了,关键时刻为他挡下了致命一击,意琦行懊悔着当时为何分了心。两人合力斩妖的默契总让他想起那个小师弟,也不知如今过的怎样。就这一晃神便让对方有机可乘,总之都是自己的错。意琦行叹了口气抱起陷入昏迷的沐灵山快速离去。
  床榻上的沐灵山眉头微皱,像是做了什么噩梦,冒着些许冷汗,意琦行就坐在床头用手帕一点一点的擦拭。
  “很痛吗?好友,我不该分神的…”
  “意琦行!意琦行!!”还未进屋就听到秦假仙的喊声。“三余托我带来一瓶药,谁受伤了?”
意琦行将人拦在屋外,手指放在唇边噤声道:“是沐灵山,意琦行来日再向鱻生登门道谢。”
  屋内沐灵山双眉紧皱,似是痛苦难当。最后受的这一掌封住了大半功体,一直潜藏在身体内的另一个人格再也抑制不住。
  意琦行再进屋时看到的是一个红艳艳的人影,妖艳非常,美的夺人心魄。
  “山鬼”
  “臭老秃受伤太严重需要休息,今天我值班”说着还俏皮的冲着意琦行眨眼。“怎么白毛的,看到我不开心?”
  意琦行握了握手中的伤药,将语气放软,“你也需要休息,这是伤药”。
  山鬼斜昵着递来药瓶的手,不情愿的嘀咕着,“要是臭老秃,肯定就帮他上药了”
  “哎呦,我胸口疼,动不了了,你帮我吧”山鬼仿佛死猪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意琦行无奈之下只能亲自动手。
  伤口正是在胸口,虽已经过简单处理但还是有血丝渗出,映着红色的衣服有种颓靡的美感。
  意琦行看了看死猪样的山鬼,叹了口气轻轻拉开衣服,入眼的是属于少年白皙得泛红的皮肤,以及火焰型的伤口。将伤药用手指蘸取一些涂抹在伤口附近,细腻的手感不禁让意琦行产生一种别样的感觉。
  “好痒啊,用力”耳边传来山鬼慵懒略有沙哑的声音,意琦行浑身一震,下意识想要起身,却被山鬼一把拉住。“药还没上完,怎么要走,瞧你耳根都红了”山鬼抚上意琦行耳朵,冰凉的手指感受着手下的滚烫,不知是谁的手暖了,还是谁的火热散去了。
意琦行急忙将山鬼推开却触碰到了胸口,顺滑的手感让他更加手足无措。
  “哎呦,好疼啊,白毛的你这是要灭了我吗?”山鬼捂着胸口呲牙叫唤了几声。突然转脸对着意琦行不怀好意的笑着。
  “既然你想摸,那就摸个够?或者让我摸个够也行”。
  第一回合,老干部,败